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喇嘛百宝箱

...

 
 
 

日志

 
 
关于我

原人,台湾六年级生,在竹山高中与华梵大学混了七年美术与三年教育学程,毕业与实习后却不想当艺术家与教师。同年暑假初次去了西藏,过程恰巧被拍成公视纪录片《梦.旅人》,之后就一直歪打正着地留在德格宗萨学院学习与协助西藏文化保存工作至今。启蒙老师为宁玛派噶陀传承的堪布久美多杰。 「原人」一名,是大学室友以相貌戏称「猿人」的雅称,而宗萨学院的院长堪布彭朗误以为「原人」是西藏名字,事后便帮我正名为「原旦.仁千」(功德宝),简称刚好就是「原(旦)人(千)」。

◎康谢的一天17:【不知不觉易犯的「盗电罪」!】0829  

2008-06-11 15:22:47|  分类: 喇嘛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康谢的一天17:【不知不觉易犯的「盗电罪」!】0829 - 喇嘛百宝箱 - 喇嘛百宝箱

 

佛学院自从通了电,开始不简单:录音机、手机、计算机MP3用电....

到底偷多少的电量算是犯戒?破戒?几块钱...还是一匹马?

住在佛学院里不可不知此不成文的隐藏规定,

更何况是生活在复杂的都市里更要了解盗的真意。

 

◎喇嘛知识堂:【根本四戒】

佛教徒在皈依佛门时,会受五戒,杀盗妄淫酒,

就是不杀生;不偷盗;不妄语;不邪淫;不饮酒

其中的杀盗妄淫四戒是属于所有在家与出家共同的四根本大戒,

特别是出家人,只要犯下杀盗妄淫其中一种,出家的戒就自动完全破除,无法再出家。

 

怎样的标准才算是犯了?还是破了呢?(犯了可以忏悔,破了就没机会再补回来。)

(以下只是狭义的概略说明:)

杀生:主要是指杀人才算是破戒,其他动物的杀生算是犯戒;

妄语:特别是是指自己向他人虚夸自己高深的境界,如自己已成佛、自己有多广大的神通等等。

邪淫:主要是指自己与配偶之外的所有可行淫的对象(不只包括人)发生具体的性关系,

   而出家人则是发生任何对他的性行为就是破戒;

 

以上三戒的标准都十分明确,很难模菱两可,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而偷盗戒呢,顾名思义就是偷了某些价值以上的东西就算破戒;

哪些等值的东西?这也是本篇的主要问题之一,

我们先来听听博学的圣严法师(台湾法鼓山开山住持)的解释:


 

◎偷盗的门坎是多少?偷盗五钱有多少  《学佛知津》——圣严法师

偷盗五钱以上,即犯波罗 夷罪。五钱究竟是多少呢?佛时的印度摩竭陀国,国法制定,

凡是偷取五钱以上以及等值五钱以上的物品者,即犯死罪,佛陀也就比照着为弟子们制戒。

印度当时的五钱,相等于我国的几何呢?到底如何算法?

这有很多种说法 ,现在试举数例如下:

 

一、藕益大师说:西域一大钱,值此方十六小钱,五钱则是八十小钱。

  律摄云‘五磨洒’,每一磨洒(亦名摩娑迦)八十贝齿,

  则是四百贝齿,滇南用贝齿五个,准银一厘。亦是八分银子耳。

二、读体大师说:根本律云五磨洒者,一磨洒有八十贝齿,五磨洒有四百 贝齿,贝齿一名贝子。

  本草云生东海池泽,亦产海崖,大贝如酒杯,出日南国 ,小贝齿也……。

  今云南犹作钱用,而呼为海巴,以一百二十八个海巴作银一 分,

  一千二百八十个作银一钱,如是则四百个贝齿,作银三分一厘二毫。

 

这两位大师,生在同一个时代,他们彼此间,也曾通过信,

但对贝齿折成 银子的计算法,却颇有出入,唯其五钱的标准,皆不出一钱银子。

如今的银子 很便宜,一钱银子,也仅数元而已。

 

据一位西洋心理学家的分析,人类之中,很少有人不想偷窃他人东西的,

也很少有人从来没有犯过偷窃罪的,即使是顺手牵羊,即使从未被人看成是窃盗犯。

根据佛戒的持犯而言,在五戒之中,也是以盗戒最易违犯。

 

依照萨婆多论中说,盗戒的轻重标准,共有三种:

一、准照时下所用的五钱。

二、准照盗取所在地通用的五钱。

三、准照所在国家的法律,盗多少财物以上即处死刑,佛戒亦以比例成 为重戒。

 

在这三点之中,南山道宣律师,是采纳第二点的。

至于第一点,现时的社会,已很少用钱,所以行不通;

第三点则现时的法律,世界各国,已绝少将窃 盗犯判处死刑的,故也行不通了;

第二点,因为时下的社会币制,已不用钱,本也行不通的,然以比照的方法来推算,则亦不难遵行了。


版本2:

走 向 解 脱:三乘根本戒概述(在家篇)益西彭措堪布讲授 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佛在制戒时,确定以五磨洒为价值过量的标准。磨洒不是一种钱币,而是一个货币计量单位,又译作摩娑迦。

一磨洒价值80个贝齿(贝齿即是一种贝壳)。五个磨洒也就价值400个贝齿。

又五个磨洒等于四分之一个嘎夏巴奈,也就是20个磨洒等于一个嘎夏巴奈。

有时也有以不到或超过五磨洒作为过量的标准,如《律上分》中记载:佛对持戒第一的优婆离尊者说,

有的地方12个磨洒等于一个嘎夏巴奈,这样在那个地方就应该是3个磨洒就已过量;

又有的地方40个磨洒等于一个嘎夏巴奈,这样,在那里就应该是10个磨洒才过量。

总之,只要等于或超过了佛制戒时所在的王舍城的五磨洒,也就是1/4个嘎夏巴奈的价值,即犯根本罪。

 

佛制定价值过量是以当时王舍城判死刑的偷盗犯所偷的价值为标准的,

这在《别解脱经》、《毗奈耶经》中有记载,佛陀此举的密意是为了表明他胜罪的过患非常巨大,

远远超过支分罪,就象世俗中死罪是最严重的罪,远远超过其余的坐牢、罚款等罪一样。

故以后即应以当时确定的价值(五磨洒)为标准,而不能以以后该地判死刑所偷的价值为标准。

 

《律上分》中说,嘎夏巴奈是古印度孔雀王朝时期制造的钱币,

在印度的《律上分》的注释中也指出,嘎夏巴奈是一种银币,银币上铸有优美的文字,

每个嘎夏巴奈有半钱重(当时的半钱与现在半钱的重量并不一致),

这种叫真嘎夏巴奈,又有一种假的嘎夏巴奈,用来代表磨洒,

也就是人们给和嘎夏巴奈价值相同的东西所取的名称。

 

龙树菩萨在《戒律偈文》中说:偷1/4个嘎夏巴奈,即破戒律。

一个嘎夏巴奈值半钱银子,1/4嘎夏巴奈也即是1/8钱的银子。

莲花戒论师在《戒律偈文释》介绍了一印度论师的观点:“偷1/8钱的银子即成他胜罪。”

布玛目札的《戒律根本论》“小疏”中说:“佛在世时,偷1/8钱的银子也作为犯他胜罪。”

上述三位大论师所说完全一致,故麦彭仁波切也据此以1/8钱银子作为过量的标准。


 

 

以上,光是佛教徒都很难看懂了,何况是非佛教徒?

总结的意思就是五钱的标准因为改朝换代,钱的单位全世界都完全不同,

而且佛陀又不在,没有人能确定的定下标准的数据,

因此这条戒就成了佛教徒里最多法律漏洞的戒律,每人心中各自一套价值的模板。

盗戒也成为四根本戒里最危险的一条,也是最难抓的一条。

 

◎宗萨康谢五明佛学院内的用电的诱惑陷阱

 

【德格宗萨的电力史】

佛学院正式用电,

是堪布才旦任内的才开始的事,(他还真辛苦啊....那么多文明病的事都找上他)

2004年7月,我第一次去的时候,宗萨寺所处的麦宿地区是还没通电的,

没电当然也没电话,当时只有卫星手机电话(资费特特高....),打电话都要到德格县上去。

 

需要用电的时候都是用发电机,

因为那时已经有计算机技术引进,开始藏文数字化的工程。

佛学院则是使用水力发电,只在傍晚供电,就是天黑时,敲锣时就会打开。

 

电力很弱,弱到怎样的程度呢?

就是可以直接看到灯炮中的钨丝而不会刺眼,还可以看到电在闪的样子....(够弱吧?)

所以基本上都还要再加点蜡烛来看书。

 

2005年正式通电,同年9月时正式通了座机电话;

2006年3月正式通手机,年中时通了宽带网络,可以说宗萨正式与高科技时代接轨。

 

有了电之后,宗萨寺每户僧房都是安装电表,各自付费,所以不会有偷用电的问题,

2006年有次长达3个月的大法会,大家都在寺院内过冬末春初,用了电炉保暖,

因为同时有几百户的电压,电力压力太高,

宗萨寺的电力系统承受不了,所以电线烧毁了,停电了一个月才修复,

有寺院的例子,免费供电的佛学院当然不可忽视。

 

◎【佛学院的用电规定】

佛学院生活方面,没有收取任何费用,而且每几个月还会发几百元零用钱,

而伙食方面每天要自付自理,住的方面也不用钱,当然也不收电费,

原本采用水力发电的灯泡换上了正式用电,亮度十足,跟外地的一模一样。

历代的大堪布们没有这样的难题,生活很原始,寒窗苦读时只有月光烛火相伴。

这是重建后的佛学院面临的第二道新科技难题,(第一道是使用计算机。)

这些问题全都直接落在第三任的堪布才旦肩上。

 

堪布才旦规定说:

为了专心学习与学院安全着想,除了使用房间内的一个灯泡线之外,

全部不可以私接任何插座插板,使用其他的电器用品。

 

我在入学后,当然就乖乖的照办,(准备当一位标准的好学僧!哈!哈!哈!◎康谢的一天17:【不知不觉易犯的「盗电罪」!】0829 - 喇嘛百宝箱 - 喇嘛百宝箱

把自己的笔记本计算机、手机等耗电用品也暂时给堪布的办公室使用,

身上只留下可以用电池的小用品,像是录音笔或是随身听;

但是住了一阵子发现不对劲,我认识的一些学僧房间里,都有接插座,

特别是学僧上课录音必备的磁带(卡带式)录音机,每天都得用上,

如果要使用电池的话,要六大颗大的电池,十分不划算,当然就是接插板,

所以几乎每一户都会这样,一开始只是因为要接录音机用的,

喇嘛也是人,身而为人当然就会想出更多的东西来活用这项资源,

有少数人就开始充手机的,接计算机、接电炉的,所有可以用电的几乎都可以派上用场,

◎康谢的一天17:【不知不觉易犯的「盗电罪」!】0829 - 喇嘛百宝箱 - 喇嘛百宝箱 

我心里想起之前汉僧学长(博客名:纸老虎之家)跟我告诫的话:

 

「不能在这里偷电使用!

   一天一天一点点的偷,偷了一年就破戒的!」

 

这时我心想:「哇?这样整个佛学院.....不就「一卡车」的喇嘛都算破戒了?」

但是大家都老神在在的啊?没有人会认为这是一件严重的事,

我得跟堪布请教这件事才对!

 

【堪布的对谈】

◎偷盗不是破戒,是犯戒──很严重的恶业。

原人:「接电不是也算是偷盗?」

堪布:「应该。」

原人:「但是大家不这样认为啊?」

堪布:「很多地方都发生,尽管能做到就去做,不能做到就没办法了。」

    这里我们讨论过了,有些人说这(偷电)不是破戒的行为。」

原人:「他们说这是很严重的罪过,但不是犯戒。」

堪布:「偷寺院的是很严重的。」

原人:「有人说过这样一天偷几毛钱,累积....」

堪布:「每次偷的算,但是累积的不算!」

原人:「真的吗? 所以大家这样偶尔干这样的坏事也OK的啰?」

堪布:「好 啥 !? 你干恶业好啊?(笑)」

原人:「哈哈哈哈~~说的也是!」

 

◎各家的算法不一:从“几毛钱”到“偷一匹马”就有。

堪布:「他们算了一次的标准,但是每家的算法不一样,

    色达佛学院那边说是几块钱就算。」

 

佛在世时,大家对价值过量的具体数量很清楚,但现在贝齿的价值与以前不同,每一“钱”的重量也与以前不同,

故麦彭仁波切采用了当时印度流行的相思豆的计算方法。

相思豆是一种很小的果子,头黑身红,因为很小,每一颗也长得很均匀,因此误差率也很小,

 

麦彭仁波切引用古代印度经论中的记载,

古印度的一钱正好是80颗相思豆的重量(也相当于192颗青稞),1/8钱就是10颗相思豆。

若10颗相思豆换算成现在通行的计量单位“克”,

9颗相思豆的质量等于1克,价值过量的10颗相思豆就是(1+1/9)克,即1.11克,

这也就是佛制价值过量的银子的重量,我们现在只需确定了这个重量,

再把它换算成现在的货币单位就很容易了。

 

比如在我们这一带(四川省色达县),一枚27克的民国时期的银元现在卖60至70元,

按戒律中计算价值时应取最小值的规定(即按每枚60元计算),

每克银子在这里就卖2.22元,再乘以(1+1/9)克,即1.11克,得出的结果是2.47元,

即现在在我们这里,偷了超过2.47元的东西即会犯根本罪。

如果在这里偷美元的话,以1:8的汇率计算,只偷0.31美元即犯根本罪,其余国家的货币都可依此类推。

 

但在不同地方(如汉地、国外),不同时间(如古代、现代),银子的价值又不尽相同,

因此不能都用这里的2.47元作为标准,而应该用1.11克乘以当时当地的银子的价钱作为标准。

(走 向 解 脱:三乘根本戒概述(在家篇)益西彭措堪布讲授 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原人:「几块钱?那样子不就随便就破戒了?」

堪布:「算小一点就可以,我们这里曾经算过一次,每人辩论的结论都不同,

    有些人的结论是“偷一匹马”就算。」

原人:「一匹马多少钱?」

堪布:「三、四百元吧!」

原人:「一匹马?不只三四百元吧?」

堪布:「最下等的是三四百元,中等的是千元以上的,最高的有上万的。」

 

◎盗物价值下限宜不宜公开?

原人:「为什么要特别讨论这些?」

堪布:「有一次我要求他们在这里写文章的,但是其实这不能这样公开说的。」

原人:「为什么不能定标准公开?」

堪布:「因为说了,大家心里就会有个底限,认为只要不偷马,其他小小的偷盗都可以!」

原人:「说的也是!说了会有分寸,但是不说的话,大家都有自己一套标准。」

堪布:「就是!这样也很难说,

  至于偷电的,他们也辩论过,这不是偷一个人,这算偷整个寺院的,这太严重了!」

原人:「所以说是犯戒的恶业?而不是破戒?」

堪布:「可能是这样吧~我也说不清楚,但是也可以说是破戒的,

    因为严格说来,寺院有管理员,这些东西是属于管理员代管的财产,

    如果东西被偷了,赔偿损失的话,也是管理员一个人的损失,

              所以就是算偷了一个人的财物,也是算破戒的。」

 

◎管理太紧太松都不可以。

堪布:「我也常常跟大家说这些事,但是就是无能为力的。」

原人:「您怎么会说无能为力?您是这里的老大,说管就可以管的!

    可以让铁棒喇嘛去巡房间的,录音机的插头都插着的,那样就知道了!」

堪布:「他们不让我看的!有时候管的太严了,对整个学校是不利的,你知道吗?」

原人:「怎么说?他们不敢来学习?」

堪布:「心理会不舒服的。像住军校或监狱一样严格。」

原人:「嗯。」

堪布:「整个寺院有时候要放松一点好,太严格也不行。」

原人:「所以这样意思就是:有 时 候 这 样 犯 戒 也 是 OK 的吗?」

堪布:「哈!哈!哈!哈!不是可以!!!!!」

 

◎遇上环保与开放用电的问题

原人:「以我的立场来说的,小的电应该可以接?为什么呢?

     收音机如果不接电的话,会用很多(一次性)电池,这对环保是不利的,

    这样一年下来就是一卡车的废电池。」

堪布:「就是!」

原人:「所以我认为应该要部份的开放用电,或是各户采用电表收费。」

堪布:「接电如果有限制量,如果开放用电的话,那很多电器用品都会来的,

    以我的立场,我会要求不让用电,但也要求不能浪费电。」

原人:「什么?就是有点弹性的意思吗?偷偷用一点点可以吗?」

堪布:「不是,我不让用电的,但是我管的不太严,不会去抓谁偷用电,自己看着办!」

原人:「那我该不该做?跟他们一样接电源,反正大家都这样?将错就错?」

堪布:「不该做!!这是偷东西的」

原人:「那充电来你这边充不算偷吗?」

堪布:「我这边的房子是装电表自己付费的,你来可以免费让你充。」

 

◎我的下下之策

我的理解是,上课用的录音机用电应该是在堪布开许的范围之内,是不成文的规定,

因为学僧每天都得用,而且多半是拿来听上课录音用的。

虽然堪布说他不抓人,不抓现行犯,但是学僧自己偷电的恶业是跑不掉的,

有时候我在帮学僧偷偷修计算机与手机MP3时,在他们房间内也用到电,

或是趁堪布不在的时候,有几次偷偷下载电影与MP3......

所以说我也是偷电的共犯,不过我有一招可以弥补,

就是多交些钱给寺院或佛学院供养吧!弥补这些过失。

当然这是治标不治本的下下之策,大家还是要以守法为上。

 

◎堪布的结论

1、在戒律上偷盗破戒的标准,泛指一次性的盗,不是累积的。

   但是益西彭措堪布这样解释:

   如果有人将某财物分几次偷走,且每次价值均未过量,

 但总价值已过量,那他是否犯根本罪呢?

   这应分开两种情况,一是在他每次偷盗时,

都只是想偷那么一点点,并没有准备下次再去偷,

   则各次偷盗的发心已中断了,故不犯根本罪;

   二是他有把财物全部偷走的总的发心,每次偷盗都是他总的发心中的一部分,

   这样因发心延续了,各次所偷财物的价值的总和也已过量,就已犯根本罪。

   如有一袋大米,或一桶青油,或一叠钱,如果有人偷了几次,每次都未准备以后再去偷,

   且价值也未过量,如此即使最终把大米,青油或钱全部偷走了,也不犯根本罪;

   虽发心把所有的米、青油、钱等偷走,但想钻戒律的空子,

   或因偷盗后不便带走而每次均只偷一少部分,则因发心未中断,

   若所累计的价值也已过量,故犯根本罪,

在佛世时就有比丘犯了类似的过失,被佛斥为已犯根本罪。

  

   所以总结来说,如果是有计划性的偷,每次所累计的就是算破戒。

 

2、偷电算是偷三宝财物,是比破戒更严重的罪业,不算破戒,但是量过大就算。

 

 益西彭措堪布这样解释:盗用僧物的过患

 佛在小乘经典中说,僧宝的福田比佛宝的福田还广大,

 对僧宝作障碍所获的罪业远比对佛宝作障碍所获的罪业严重。

对佛宝或罗汉偷盗不会得根本罪。

 因为他们没有执着。但若对从凡夫到三果(阿那含)之间的僧宝偷盗,

 因为他们可能会产生执着,故会造很大的恶业,

犯根本罪,这比偷佛宝与罗汉的财物的过失还大。

 

 对于僧众或国家、集体等所有的而且不作分配的财物,

 只要超过了价值(即当时、当地1.11克银子的价值),即犯根本罪,

 且所犯根本罪的数量和僧众、国家、集体等的人数总量相同,

 虽然同一个加行的条件下不可能造不同性质的几条根本罪,

 但在这种情况下,却可以造下同一性质的许多个根本罪。

 比如为私事挪用了属于僧众的一把柴火、一袋刨花、一块肥皂、

 一块毛巾、一只供水杯、一盏供灯、一块玻璃、一张信纸、一个信封、一张邮票,

 用一下僧众的钢笔,打一个僧众的电话不付钱等,虽然这都是些小事,但都有很大的过失。

 有功德的上师、活佛、方丈、管家和居士等,若为私事去用僧众的车,用完后不交费用,

   也是盗取僧物,甚至会犯根本罪。

居士在工作时挪用单位的东西,打公家电话不付钱等也都很容易犯根本罪。

 

3、由于是大家多数人一起偷同个寺院的总电量,

   所以一般而言,称不上是个人的破戒行为,只能说是整体的犯戒行为,

   只能劝导不要这样做。

  

   益西彭措堪布这样解释:

   根据律经《律上分》、《戒律三百颂》、《日光疏》,确定是否价值过量,

    先应分清下列四种情况(在此先假定2元为价值过量的标准):

  1、一人偷一人的财物。只要价值超过2元,则会犯根本罪。

  2、多人偷多人的财物。这时应再分清双方对该财物是否作分配。

       不管哪一方,若作了分配,

应以是否每人平均偷了(或被偷了)2元作为衡量是否价值过量的标准;

       若不作分配,则双方不管有多少人,都应视为一人来计算,

       即将这一方是否偷了(或被偷了)2元作为衡量标准,

       这样就产生了下列四种类型(假定偷方有5人,被偷方有10人)。

     ⑴、双方都不分配,留作公用。此类型如同一人偷一人的财物一样,

           即只要被偷物价值超过2元,偷方即会犯根本罪。

     ⑵、若偷方将财物偷来后作为公用,不作分配,而被偷方准备或已将财物作了分配,

           这样偷方不管有多少人,均按一人计算,而被偷方如果每人被偷去了2元,

           即总共被偷去2(1(10=20元,偷方就犯根本罪。

     ⑶、若偷方将偷来的财物分给个人,被偷方对该财物未作分配,

           则被偷方不管人数有多少,均按一人计算,而偷方从个人来说,

           若有人所分得的财物等于或超过了2元,

即犯根本罪,所分得的财物不及2元的不犯根本罪。

           若是均分,则若偷了2(5(1=10元,偷方的所有人都犯根本罪。

     ⑷、双方对财物都作分配。偷方个人对被偷方每人平均偷上2元的即犯根本罪,

           即偷方5人中只要有人分得了等于或超过2(10=20元的即犯根本罪,

           若是均分,则若偷上2(5(10=100元偷方所有的人便都犯根本罪。

 

  3、一人偷多人的财物。

       若偷来的是被偷方已分或将分的财物,则一人偷被偷方每人2元便犯根本罪。

       假设被偷方有10人,偷的人若偷上2X10=20元便犯根本罪;

       若偷来的是被偷方不分的财物,则被偷方不管有多少人,

       都按一人计算,即只要偷的财物超过2元即犯根本罪。

 

  4、多人偷一人的财物。

       若多人不将偷来的财物分配,则多人如同一人,即只要偷的总价值等于或超过2元,即犯根本戒;

       若多人将偷来的财物分配,则所分得的财物的价值超过2元的人,即犯根本罪。

 

呼?

看到以上,有没有感觉佛法的 数 学 题 很难啊?

连偷东西都算的一清二楚的。看来还得研究好久~~对这方面有兴趣的朋友请上网查寻

《走 向 解 脱:三乘根本戒概述(上:在家篇)》

益西彭措堪布讲授(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http://cq.netsh.com/bbs/746746/html/table_9981422.html

佛法的数学简直可以出一本教学书了!

难的不是数学的方程式,是人心的程序难算。

 

以我在佛学院的观察,佛学院有一半都是一、二年级的中观班的学僧,

很多都是刚开始念书学法的,不太可能会去研究这么细微的戒,

因此无形无知中犯错的人就不少,更何况是对于习惯用电文化的我们,

特别是佛教徒,在做每件事之前应当要三思而行,发心错了,后面就全错了。

 

◎生命中的帐是累计的

   这些规则或许有法律漏洞,也许别人不会发现,也可能不用担心破不破戒的问题,

   但是佛法的功德果报是不虚的,该算的帐还是会不断累积。   

  佛法有随喜的特色,化零为整与化整为零的妙道,

   一百人搬一块大石头,这一百人都同时拥有完整的搬石功德,

   同样的,一百人同时拿刀杀一个人,虽然只有死一个人,

   但是这一百人每个人都同时破了不杀生的完整恶业,

   偷电的盗理亦同,大家应当慎思止行。

    盗父母的钱、盗国家的钱都有罪过,更何况是盗三宝的钱是罪过中之罪过。

   供养十方僧、十方常住的东西,你盗了就是偷十方僧物、十方常住物,这要堕无间地狱的。

  《地藏经》也提到,盗三宝门中一针一线、一草一花,都是不可以的啊!

 

◎结论:伪善、浪费、任何形成的不与而取就是是偷盗

佛教有关偷盗的详细规定内容,族繁不及备载,

请有兴趣研究的博友上百度或google打【盗戒】搜寻。

 

盗的根本解释就是不予而取,不是自己的而想办法占为已有的就是盗的行为,

盗的模式在这个时代已经层出不穷,千变万化,愈来愈复杂,

任何形式的盗版:电影图片、网络资料、 MP3这项罪名可以说是排行榜第一名,

连我自己在内都是躲不了这罪过;

伪善也是盗,出家人不修行就是盗了信施;

浪费也是盗;欺骗感情也是盗;

以上都是盗的范围:(网友可自行跟帖追加)

这样看来,由人性所衍生的盗行可真是罄竹难书,

盗由心生,盗戒最微细,像空气一样,

透过人性合理化的料理,都可能是最无形的毒药。

「他无色无香,而且还很甜,是最居家旅行、杀人灭口~必备良药。」

 (电影/唐伯虎点秋香)

 

佛陀曾经说过,

今日末法时期的比丘,即使只能持守一条戒律,

他的功德跟佛陀时代能严持所有戒律的比丘一样。

这是很合逻辑的,因为今天人们所面对的挑战,远超过从前所能想象的;

更大的挑战并不表示没有希望,相反地,更多的挑战代表有更多的机会处理迷惑。

~宗萨仁波切《佛教的见地与修道》~

 

如果我们停不了盗的时代共业,

那就用另一种让自己对他人社会国家奉献的形式来弥补吧!

这是下下策,或许也是末法时代的唯一上策?  大家思考思考....做做最好~共勉之。

 

【回向】版本KX017

祈愿所有已经看过的、准备看的、未来会看到此篇的十方一切众生博友们,

愿所有过去现在未来所有无心有意无形有形的盗业都能忏悔清净,

将所有曾经犯下的盗业在未来都能清净转化为利益一切有情的珍宝。

如果这样我还是免不了要偷,请让我只偷走所有一切众生的贪嗔痴烦恼吧!◎康谢的一天17:【不知不觉易犯的「盗电罪」!】0829 - 喇嘛百宝箱 - 喇嘛百宝箱

 

原人合十

 ◎康谢的一天17:【不知不觉易犯的「盗电罪」!】0829 - 喇嘛百宝箱 - 喇嘛百宝箱

  评论这张
 
阅读(1221)|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